80电子书 > 历史军事 > 宋国的天空 > 第八章 贞子的表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宋国的天空》第八章 贞子的表弟

深秋的夜空,月朗星稀,可怜的赵寿在寒冷的秋风中吓得瑟瑟发抖,此刻的他无比希望希望自己是个瞎子,那样就看不见可怕的物事。事实上,你越害怕什么,就越有可能遇到什么,伏在草丛中将头埋进草堆中,半天没敢动弹的赵寿,忽然感觉脖颈处一阵热气,同时有什么东西在扯自己的腰带,“别闹,老子在躲鬼呢”,赵寿很生气,不耐烦的向身后一扒拉,什么东西,软软的,颤微微回过头,看见身后树上一个人,一袭白衣,长发及腰,披散着头发遮住了整个头部,一块麻布绕任颈部挂在树上,双脚悬在空中一荡一荡的,长长的舌头伸出,像一根红色血腥的绳子,而舌头的尽头正握在赵寿手中,赵寿眼睛瞪得鸡蛋那样大,嘴里只喊出一句妈呀,身体就抖成麻花了,只听那鬼阴森森的说道:“我死的好惨啊,我好孤单啊,你来陪我好不好?”尼玛,舌头伸出老长还能说话?话说这声音极尽恶心与猥琐,好像在哪里听过。赵寿忽然不再害怕了,想起前日在狼牙中教授了一个课题:潜伏。仔细察看,发现那条貌似大舌头的底端拴着两条细细的黑线,这两条黑线的源头分别藏在两堆茂密的草丛中,明白了,这是有人在捉弄自己,赵寿大怒,起身拽住舌头猛的一拉,那鬼吃重,绕颈的麻绳忽然断裂,笔直的掉到树下的尖石上,月光如洗,亮如白昼,赵寿看的分明,那鬼痛的两串眼泪直流,哈,鬼也会哭?胖虎疼得吡牙咧嘴,这会捂着脚坐在地上直哼哼,妈的,狗子、二蛋要老子装鬼吓唬小寿儿,大半夜的又吊在树上,又拴脖颈的,还被小寿儿发现了,呆会儿小寿儿过来,要把自己打成真鬼了,嗯,还是装得可怜些,待会挨凑也轻些,捏着脚哭得更大声了,偷眼看时,果见赵寿撅着屁股在草颗中摸来摸去,终于找出一根胳膊粗的木棒,用力的挥了挥,似乎感觉很满意,又撸了撸袖子,向自己恶狠狠的扑面而来,惨了,自己这娇嫩的肌肤,这花容月貌的脸,美男子的形象还能不能保持了?自怨自艾的胖虎坐等赵寿的蹂躏,忽然赵寿一脸惊恐,扔掉手中的木棒,朝着自己又是摆手又是鞠躬,嘴里不住的喊道:小子无知,大人莫怪。小寿儿素来大胆,从未见过他像今天这样害怕,想起背后的几座坟茔,莫非……?一股凉气顺着胖虎的脊背直上脑袋,他本就胆小,见赵寿疯样不似伪装,心中更是害怕,不由得向身后望去,月光中松林下斑驳陆离,似乎有好多鬼怪隐藏其中,腿肚子有些抽筋,突然赵寿“啊“的一声打散头发直直的仰面倒下,半晌复又起来,只是身体僵硬了许多,眼睛里只有白眼珠,双手平平伸出,露出森森白牙,阴恻恻的说道:“老夫已死去三十余载,今番是哪个不开眼的小子扰人清梦,好久没吃人有肉了,今晚可要吃个够,哈哈哈”。声音阴沉苍老,拿白眼珠盯住胖虎,赵寿僵尸般一蹦一蹦的跳向胖虎,撞鬼了,小寿儿鬼上身了,胖虎那里还忍得住,哇的一声哭出声来,四脚着地连滚带爬的嚎叫着逃离了松林。赵寿拍拍身上泥土,将头发重新挽起,看肥肥的胖虎吓得肝胆俱裂,兔子般跳跃着逃开,不由的一笑,想吓老子?嫩着呢吧?有空给你们讲讲贞子的故事。胖虎傻乎乎的,还是很好骗的,可草坑下还藏着两个呢?娘希匹,老子教你们潜伏化妆,你们却用来对付老子,这还有天理吗?随意走到一个草坑前,大声说道:“唉,酒喝多了,就要放水,也好,老子要帮助植物生长”,说完解开裤子掏出家伙瞄准草坑深处火力全开,见坑中几颗茅草抖动几下又平静下来,暗笑一声,还不出来?捂住肚子,大叫一声不好,“腹痛如绞,五谷轮回之门急待开启,待俺先寻一僻静之地”。说完跑到刚才茅草晃动厉害的地方,拉开裤子才蹲下去,就听一句大喊:“屎下留人~”。狗子脑袋上顶着几颗湿漉漉的茅草,抹一把脸,不满的道:“他妈的,小寿儿,在俺头上撒尿也就罢了,还想骑在俺头上拉屎?”赵寿冲上去在他屁股上踹几脚,狗子抱着头不停的躲闪:“要死了,要死了,老大快住手,再打要死人了”,赵寿骑在他背上扭着他的耳朵生气地说道:“大晚上不睡觉,跑到这儿吓老子,他妈的,吓死我了”,赵寿不由得拍拍胸口。坐在狗子背上,狗子很狗腿的摆出最舒适的姿势,好让赵寿坐的舒服,“铁柱,**的将脑袋戳进草堆,屁股撅的老高,这是哪门子的潜伏?**以为老子瞎啊?快滚过来给老子揉腿”。抖掉身上的一大丛草,铁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揉着赵寿的腿一脸的崇拜装:“老大,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胖虎在树上吊着的时候,虽然我们都知道是假的,但还是狠狠的吓了一跳,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赵寿打个长长的哈欠,伸个懒腰,慵懒的说道,下次想吓唬人,别弄那么长的舌头,都快赶上老张头酒肆的旗杆长了,谁他妈的见过全身上下就一个舌头,上面长个脑袋的人,再者,栓脖颈的布结实些,妈的,再等一下,老子就吓尿了,滚滚滚吧,老子要躺一会”。

赶走了狗子铁柱,赵寿又躺下,这时候老太和小云儿已经睡了吧?老太似乎知道自己有太多的心事,所以对于自己很晚回家这件事也多是理解,小云儿这段时间开朗了许多,就是学坏了,老是爱捉弄人,最爱捉弄自己,明天教那些小兔崽子哪首诗呢?想着想着有些睡着了……。模糊中听见有人在哭,还在不停地推自己“小寿儿,你不要死啊,呜呜~,你快醒醒,呜呜~”,是胖虎,赵寿心中一阵感动,尽管害怕,他终究还是回来看自己,对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来说很不容易了,这才是兄弟,眼睛有些湿润了,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的局面,赵寿赶紧起身:“你个死玻璃,把你的爪子从我的身上拿开”,啊,胖虎一下跳了起来,赶紧擦两把眼泪“小寿儿,你没死,太好了,刚才……”,话没问完,屁股上挨了一脚,“滚滚滚,不明白去问钩子铁柱,少在这烦老子”,看胖虎兴奋的跑开去找狗子铁柱,赵寿欣慰的又躺下。茅草又干又软,夜空月明星稀,天作被地作床清风为棉被,我眼是我窗,赵寿感觉从未有过的放松,既来之则安之,我心安处即是我家。迷迷糊糊睡着了,电视中,古井,贞子慢慢从井中爬出,镜头前推,贞子爬出了电视,摸住了自己的头,一阵风吹开贞子的头发,丝发尽去,剩下一个光头,是胖虎—妈的贞子的表弟呀,眼眶中只有白眼珠,阴恻恻的向着自己笑,“呼”,赵寿坐起来,大口的喘着气,这梦太吓人了,抬头看天,夜愈发的深沉了,偶尔有几声乌鸦在叫,呱~,呱~,在这静谧的夜晚尤为渗人。夜深了,有点吓人,得走了。“呜~,啊~,咦~~”,一阵低沉压抑的哭声,尼玛,还来?赵寿怒发冲冠,摸到刚才那根棍子,蹑手蹑脚的寻声而去,一处坟茔前烧着几张黄纸,从背影看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哭得甚是伤心,只是,谁家祭奠先人会三更半夜到这里来?哈哈,妖怪休走,吃俺老赵一棒,手中木棒劈头砸下,咚,那人应声而倒,连哼都没哼一声,不对,坏了,不是狗子他们,借助火光看到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衣服相比较其他村民而言很是讲究,关键是倒地的姿势,虽然被自己打倒,可倒在地上的造型还是那样的有气质,高人啊,这才是前世小巩所说的中老年妇女的偶像啊。探探鼻息,还有呼吸,现在肿么办?好怕怕,要做人工呼吸么?……


80电子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80电子书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所有小说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八零电子书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www.b80txt.cn 2019 80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6996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