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电子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一百二十三章风雨飘摇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六道封魔》第一百二十三章风雨飘摇

八竹山庄,大殿之上,聚集上百名声名显赫的大人物,酒乐之声,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显然,寿宴已经开始。

庄主孟苇汀端面色淡然,两鬓白发,端坐在黄金锻造的椅子上,宛若土皇帝,居高临下,漠视一切。

“恭祝孟庄主,福与天齐,寿比南山!”大殿右侧,数十名有头有脸的修士,齐齐端起酒杯,站立起来,向孟苇汀贺寿。

“恭贺庄主,福寿无疆!”

大殿左侧,乃是八竹山庄,最有潜力的弟子天赋超然,每一个都神采奕奕,潇洒逼人,走出去,绝对能够独挡一面。

“哈哈,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能够参加孟某得寿辰,在此表示感谢!”孟苇汀缓缓站起身,目光如电,笑里藏刀的道。

“孟庄主哪里话,能够有机会参加孟庄主的寿辰,实在是吾等三生有幸!”其中一个老者,年过五旬,端起酒杯恭维的对孟苇汀道。

听到老者的话,其他人纷纷露出不屑的目光,不过碍于孟苇汀的凶威,不得不低头称是。

“蒋老弟这是折煞老夫啊,话不多说,能来的都是赏脸的兄弟,喝!”孟苇汀虽表面谦虚,实际从起阴冷高傲的目光中,就能够看出他的内心深处。

“各位请坐,日前,在下拖朋友,从西域待回一些玩意儿,不知大家可敢兴趣?”举杯痛饮之后,孟苇汀摆手示意众人落座,神色怪异的道。

“西域的玩意儿?”落座后,众人面目相窥,心头突然升出不祥的预感。

“来人,给各位家主分发下去!”孟苇汀面带笑意。将酒杯放下,拍拍手,一群窈窕的女子,手臂托盘,从幕后走出。

“这是西域的血印镯,算是魔血戒的赝品。能够提升一个人半成的攻击力,着实是好东西!”孟苇汀盯着大殿右侧的各方领袖,眼神中满是冷笑。

在孟苇汀说话的同时,手持托盘的窈窕女子,迈着款款的步伐,分别走向不同的领袖,将猩红的血印镯,分发出去!

“魔血戒!”

在座几人,听闻血印镯的原始状态。惊恐的大叫,猛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眼神中满是冷意。

“孟庄主是什么意思!”离火拍案而起,铜铃大的双眸,充满奔腾的杀意,他脾气最为暴躁,又被之前滕浩的刺激,越大的冲动!

“放肆!”大殿左侧。闭眼凝神静气的青年,牟然张开双眸。将身前的桌子拍成粉碎!

“哼!”

离火一声闷哼,胸口沉闷,如遭重击,脸色刷的一下苍白下来,嘴角开裂溢出鲜血。

感受空气中实质化的杀意,离火不敢身体颤抖。惊骇交加,却不敢有任何动作!

“孟苇汀,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另外一个中年身体一颤,从座位之上消失,出现在大殿中央。无视青年的目光,冷冷的直视孟苇汀。

“嘿嘿!”孟苇汀仿佛什么也没听到,依旧端坐,低头涿饮酒杯,毫不忌讳中年的质问。

“既然如此,金某就不恭候啦,告辞!”中年怒气冲天,转身就向大殿外走去。

大殿右侧,所有的宗门首领,都面目相窥,没有带上血印镯,也没有起身离去。

枪打出头鸟,既然有人当第一个吃螃蟹的,大家自然了的静观其变。

“杀!”孟苇汀依旧低头把玩手中酒杯。

“是!”

大殿左侧,青年男子,目光如电,骤然凭空消失。

“你想干嘛!”中年牟然回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愤怒,豁然出手,腰间飞出一把通天彻底的古剑。

古剑之威,仿佛能够毁天灭地,凌厉的气息,疯狂的旋转,将周围的餐桌齐齐掀飞。

大殿左侧,孟家子弟眼神凌厉,浑身的灵力大震,如同一盏明灯,将身上的餐桌护住。

与左侧不同,右侧的家族首领则全然不加理会,事情闹的越大越好,身前的餐桌轰然爆炸开来!

“哼!不知所谓!”

青年男子,赤手空拳,每一脚踏出,都有一种风雨飘摇的感觉,仿佛是世界末日般,万物在他的脚下颤抖。

轰!

青年男子,轻飘飘的一拳砸出,化为通天的拳印,将凌厉的古剑,打成粉碎,自上而下顺势将中年的脑袋砸入身体中。

“什么!”右侧的家族首领脸色巨变,豁然起身,眼神中满是震惊。

这中年名叫金镇泽,乃仙根巅峰的存在,金剑镇泽乃是他的招牌招式,竟然被这青年一拳打成粉碎,还连同脑袋也被打爆。

这青年竟然恐怖如斯!

“他就是小霸王孟楠!”

“天生神力果然不同凡响,真是恐怖!”

大殿右侧,所有人都极度震惊,脸色惨白,连仙根巅峰的金振泽都被一拳打爆,谁还好造次。

“孟苇汀,你这是要与天下为敌嘛!”滕浩从人群中走出,脸色极度阴沉,却丝毫不惧怕。

天机阁遍布天下,还从来没有怕过谁,一个小小的八竹山庄,天机阁根本不放在眼中。

不过在场中,能够不惧八竹山庄,敢如此质问孟苇汀的,恐怕也只有他滕浩了吧!

“嘿嘿,滕兄身为天机阁的外门执事,孟某自然不敢刁难,不过选择已经给啦,至于滕兄如何选择,就看你啦!”孟苇汀缓缓起身,神色依旧淡漠。

天机阁虽强,却从不参与修仙界的势力争斗,别说一个外门执事,即便是内门执事,没有一万,也有上千啦。

对滕浩虽然敬重,但孟苇汀却不畏惧,只是斩杀滕浩难免会招惹许多麻烦,所以他不能太过为难滕浩。

“如果在下要走呢!”滕浩冷冷的道。

“那滕前辈便随意吧!”孟苇汀负手而立,只是平淡的盯着滕浩,大殿左侧的孟楠。却神色冷寂的道。

见此一幕,滕浩内心十分憋屈,脸色阴沉的吓人。

“楠儿,不得无礼!”孟苇汀冷声呵斥道。

“是!”孟楠缓缓褪去,手中不知何时,提起一把狂刀。杀气腾腾。

显然,孟苇汀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表面对孟楠呵斥,其实是对滕浩的不满和威胁。

滕浩也是存活几十年的老狐狸,孟苇汀的这点小伎俩,他又怎会看不透。

大殿的空气瞬间凝固下来,剑拔弩张,杀气腾腾,已经抵达的关口。

“禀报庄主。纪州城的纪家人前来拜山!”正在此时,一个身着侍卫的男子,从大殿在快步走来,恭敬的单膝跪地道。

“纪州城,纪家?”孟苇汀眉头微皱。

纪州城在河源郡的边缘区域,距离八竹山庄,至少有千里的距离,恐怕将八竹山庄的威名。都很少听闻吧,怎会前来给他拜寿?

“难道这纪家人。就是传说中的血玫瑰?”

“嘿嘿,这下有好戏看啦!”

“听闻血玫瑰今晚的目标,便是这孟老贼,如果不出所料,,。,,”

“此时此刻,莫名来客,绝对是来者不善!”

。,,大殿中,瞬间掀起热议,所有人都一致认为,这纪家来客,便是神秘莫测的血玫瑰!

血玫瑰虽然出道不过半个月,却神秘莫测,从未失手,杀人不出第二招,绝对的恐怖。

如果来客真的是血玫瑰,这孟苇汀绝对九死一生。

“我去杀啦他!”孟楠提刀踏步,眼神中充满杀意和奔腾的杀意。

血玫瑰的大名,孟楠早有耳闻,与他的交手,也期待已久。

“楠儿,来者是客,不得无礼,由请吧!”孟苇汀眉头紧锁,缓缓坐在高台上,语气冷淡的道。

曾经他向天机阁花费一千金币,购买血玫瑰行刺他的理由,以及自己能不能从他手中逃脱。

天机阁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不必理会血玫瑰,他杀不了你!

正是天机阁这个讯息,才给了孟苇汀勇气和信心,在这六十大寿之际,一统半个河源郡。

“哈哈,孟庄主不必麻烦啦。在下已经到啦!”

大殿外,一个文质彬彬的白衣少年,和身着素袍的面纱女,迈着轻盈的脚步,缓缓向大殿没内走来。

“阁下,便是血玫瑰吧,幸会幸会!”孟苇汀瞳孔骤然一缩,微微抬手冷笑道。

“嘿嘿,我想孟庄主是误会啦,我夫妻二人只是恰好路过此地,前来沾染下喜气而已。”秦枫面色淡然,手持白玉骨扇,翩翩而立。

伴随秦枫和面纱女的踏步前来,在场的修士,都眼瞳骤然一缩,他们从面纱女的身上感到奔腾的灵力,却感受不到秦枫身上的灵力。

难道血玫瑰不是这少年,而是他身旁的丫鬟?

随即所有人都打消了这个念头,血玫瑰不会是女子,这点已经被天机阁证实。

至于这个少年,则瘦弱无力,虽长的一副好皮囊,却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显然不过是凡人一枚。

“哦?”

孟苇汀面色阴沉,目光犀利如鹰眸,一动不动的盯着秦枫,想要将这个书生模样的少年,完全看透。

可惜,对方的身体宛若深谭,让人琢磨不定,而且丹田空空如也,确实没有灵气的存在。

“滕兄,这少年是不是血玫瑰!”秦岚上前一步,站立在滕浩的身旁,凝重的道!

“不知道。”滕浩也眼神微眯,瞳孔中闪过一丝精光,死死的注视着秦枫,摇头叹息的道。

不管怎么看,这分明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又怎会是杀人不眨眼的江湖侠士。此时,所有人亢奋的心灵,瞬间枯竭。

“莫非孟庄主不欢迎!”秦枫语气微沉,不满的道。

“哈哈,来者是客,何来不欢迎之说!”孟苇汀收敛目光,仰头哈哈大笑,豪迈的道“来人,赐座!”

闻声,后台走出两个窈窕女子,抬着紫色的金丝蒲团,款款行走在大殿右侧,将其放下,微微躬身,胸口露出雪白的一片。

侍女长相甜美,身材更是好的没话说,乍露的春光,让很多修士都隐隐血管猛张,不过好歹是家族首领,这点定力还是有的。

秦枫眼前也是一亮,鼻头都出现两点尹红,旁边的魔姬,脸色瞬间便不好看啦!

“哼!”魔姬目光阴冷,豁然出手,目标直指身前的暴露女,一巴掌下去,不破相也好不到哪去!

“啊!”

女子一声尖叫,被突如其来的攻击,给吓得花容失色,扑通一声软倒在地,香汗直流。

“冷月!”秦枫一声冷哼。

“滚下去!”魔姬冷声喝道。

其他的魔姬还能忍受,唯一不能的就是,在她魔姬的面前,穿的比她暴露,装的比她妩媚,勾引她看中的男人!

若不是秦枫喝止,以魔姬的古怪脾气,定然会一掌将这女子拍死。

“孟庄主,内人多有失礼,还望见谅。”秦枫瞪了一眼魔姬,转头对孟苇汀深表歉意的道。

“无妨!”

孟苇汀神色古怪的盯着魔姬,挥手示意侍女退下,他总感觉那里不对,秦枫二人不像是夫妻,但也绝对不想是主仆的关系,实在让他不理解。

不仅是孟苇汀,在场所有人,包括孟某和滕浩在内,都接连目露精光,他在魔姬抬手的瞬间,便感到一股凌厉的杀意,绝对不是伪装,是真心的想要斩杀那侍女。

然而,秦枫简单的一声怒喝,却能够制止暴怒的女子,着实让人感到震惊,特别是,女子实力似乎远在这书生之上啊!

“呵呵,公子来的正好,来人,将血印镯给公子也送两份!”孟苇汀对秦枫琢磨不定,心中虽然认为他就是血玫瑰,却又恍惚的认为,他只是一介书生,着实怪异。

“公子!”

两名侍女再也不敢坦胸露腹,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胆战心惊的跪倒在秦枫面前,将托盘举过眉头。

“呵呵,今晚乃孟庄主寿诞,如此厚意,小子怎好意思领受!”秦枫盯着晶莹剔透,又夹杂血煞之力的血印镯,眼眸一亮,尴尬的推辞道。

“无妨,在座的每人都有一份公子不必介怀!”孟苇汀神色古怪的道。

在大殿的其他人,也纷纷露出古怪的神色,莫非这书生真的不是血玫瑰?否则怎会认不出血印镯呢?

“如此,在下便却之不恭啦!”秦枫面色淡然,躬身一笑,将血印镯拿起,放在身旁!

转过身,秦枫对魔姬找笑道“媳妇儿,来借花送佛,为夫给你戴上!”

“夫君,这,,是血印镯啊!”临近眼帘,魔姬脸色大变。

秦枫惊讶十分,脸庞僵硬的一笑道“什么是血印镯!”

大殿中,所有都脸色不变,静静的观看者着事态的进展,理智告诉他们,这对年轻的夫妇绝对不简单。

“夫君,你不再江湖,并不知道在苗疆有一种邪恶的灵器,它叫做魔血戒,能够轻易控制人的思想,只被它吸纳精血的人,都会成为持戒人的傀儡,宛若行尸走肉!”魔姬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冷冷的斜视孟苇汀。

“哦,那这血印镯与魔血戒又有什么关连?”秦枫脸色很是难堪,差点就害啦他的宝贝媳妇,这孟苇汀果然阴险!

“血印镯是魔血戒的赝品,虽不是灵器,却复制了魔血戒的功能,戴上血印镯的人,都会被吸纳精血,成为别人的傀儡,除非魂飞魄散,否则是无法推脱对方的控制!”魔语气格外阴冷。

,,,,,,(未完待续。)


80电子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80电子书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所有小说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八零电子书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www.b80txt.cn 2019 80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6996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