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电子书 > 武侠修真 > 剑出华山 > 第五三零章 归去来兮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剑出华山》第五三零章 归去来兮

“架!驾……叮铃铃……”

水泥街面平整宽敞,四马并驱的加长版马车辚辚而行,马颈下的青铜铃铛响个不停,提醒路人公交马车已到。

赶车的中年男子精瘦独臂,留着寸头,胡子拉碴,颇具风霜之色,精力勃勃的眼神扫了下右前方不远处的路口站牌,回头向着长长车厢里的八个乘客吆喝一句:“油坊街快到了,有下车的应一声!”

蓦地,独臂车夫神色一变,一拉缰绳,将原本贴着右侧行驶的马车往路中间一偏,同时竭力刹车。

就在这一刻,前方咫尺之外的胡同转角处轰然冲出两匹青葱健马及其后富丽华贵的红木马车,险之又险地与加长版马车擦身而过,也刹住了车。

若非独臂车夫耳目敏锐,反应及时,恐怕此刻又是一起严重车祸!

吓了一跳的独臂车夫对着那辆富贵马车的车夫提醒道:“老弟,车来车往,小心着点儿!”

同样惊了一身冷汗的富家车夫回过神来,却是勃然大怒道:“哪里来的贱民?会不会驾车?”

独臂车夫脸色一怒,但眼见对方的青葱健马和红木马车分明乃是权贵人家专用之物,心有顾忌,只能嘟囔道:“要真出了车祸,阎王爷可不管你是公侯还是贱民,一律非死即残……”

富家车夫更怒,“独爪匹夫,胆敢诅咒我家郡王?”

一听到“郡王”二字,独臂车夫脸色一变,顾忌之意更重,加长车厢里的乘客们也法纷纷开口劝解。

“老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给郡王爷配个不是吧!”

“是啊老陈,郡王爷龙子龙孙,咱们惹不起,躲得起!”

“老陈,听哥哥一句劝,退一步海阔天空呐!”

华贵马车的玻璃窗拉开,露出一张英俊贵气的脸庞,瞥了眼独臂车夫,淡淡道:“看你也是伤残退伍的军士,岂不知尊卑有别?”

独臂车夫脸色顿时阴沉下去,握着缰绳的手指猛然用力,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目露忿忿不甘之情,看着那个年轻郡王的目光不仅不见谦卑敬畏,反而带着丝丝怨恨冷意。

“罢了……继续赶路!”那年轻郡王轻轻摇头,视线掠过公交马车的四匹驽马,感慨道:“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古礼制曰:天子驾六,诸侯驾五,卿驾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

如今朝廷风气开放,不再限制平民驾车之马的数量,平民不知感恩倒也罢了,如今竟还藉此以下犯上,混淆尊卑……”

……

远远地皇宫高楼之上,石之轩负手而立,将街面上的这一次冲突收入眼中,喃喃自语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越是繁华强盛的王朝,腐烂得越快,岳家这么快就出现这种自命不凡嘴脸的子孙,恐非偶然啊!”

“由此观之,岳家的帝国最多撑个两三百年也就到头了……兴衰罔替,任其自然便罢!”

他并没有渴求永恒王朝的狭隘念头,事实上,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对这些身外之物,一直抱着顺其自然,因势利导,可取则取,当舍则舍的行事风格。

就像当初他经营基业,至乎推动岳氏王朝的建立,也是顺从本心,想要改变世界,改变历史,以及为家人留下些许依仗罢了……说到底这也是一个“天外来客”的应有之义。

反之,若他为了表明自己仁义无双、大公无私而把推动世界的成果留给朱元璋的子孙,那才是违背本心自然呢!

如今他或许可以凭借种种明暗手段强行延续岳氏王朝的国祚,但那对岳氏子孙未必是福。

“况且,无论从遗传学,还是从感情上来说,五世之后的子孙,还是他的子孙么?管他们去死!”

石之轩眸中闪烁着难以言喻的幽邃漠然,手中摩挲着舍利晶球,一连月余的连续充能,终于让晶球里的邪灵恢复了元气。

“事实证明,物质实体确实可以像元神灵体一样跨越时空,穿梭世界,只不过物质跨界远比元神跨界要消耗更多能量保存自身罢了。

或者说,无论物质实体,还是元神灵体,穿梭世界的前提是,该存在能够抵御住时空能量的冲击和挤压而继续生存,就像【炼神还虚】至乎更高层次的元神,还有充满元能,非人力所能摧毁的舍利晶球!”

“放诸于修行之途,也即是说,无论是元神本质,还是肉身本质,在达到‘横渡虚空’的层次时,均可‘破碎虚空’!”

“而若要肉身足以‘横渡虚空’,那就得达到比广成子、八师巴、蒙赤行等人那种金刚之身更高等、更坚硬的程度……‘打破虚空、见神不坏’么!”

所谓‘打破虚空,可以见神’,对自己的肉身洞悉入微,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一切细微窍穴的作用,清楚地知道这些窍穴有什么功用,在生存和战斗中发挥着什么作用……凡此种种仅是基础。

时间如大河,每时每刻都在无情的冲刷着生命。

如何更进一步,凭借这种对肉身洞悉入微的境界,将战斗和时间冲刷对肉身所造成的任何细微损伤一一修补复原,让肉身一直保持在最佳状态,顺着最合理最合适的方式进化提升,至乎成就不老不死、不朽不灭的永恒状态,才是肉身打破虚空的终极奥秘!

石之轩的元神修行如今已经开始尝试炼虚,可谓已经瞥见了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之永恒状态的一线曙光,但他的肉身却没法搭上元神的顺风车也达到不老不死、不朽不灭的永恒状态。

据他自己估算,如今他那具肉身在元神灵力的全力蕴养下,也最多活个三百年,就会衰老得不成样子,至乎遭到元神的本能遗弃!

这也是向雨田即使有着邪帝舍利这种储蓄元精,延长寿命的至宝,最终也不得不尝试破空离去的根本原因之一——元精再多,也不能保证肉身无限制地不老不朽。

这是碳基生命的先天局限!

若不能打破这个局限,肉身根本就不能获得真正的长生不老,而打破这个局限的关键有二:

一者宏观,在于改变肉身的生命形式,例如使之转化为更为长寿的妖兽、神兽、灵兽之体,甚或硅基生命、金属生命之类,但这亦非终极状态;

二者微观,在于提高肉身所存在的层次,也即是改造肉身分子原子的物质结构,至乎提升肉身物质所存在的空间维度,使之能够像炼虚元神一样,不断嵌入更深层次的虚空,汲取更高等的元力,所谓的仙躯魔体,肉身成圣,不外如是。

至乎肉身彻底成为虚空的一部分,与道合真,直接汲取无尽混沌时空的本源之力来生存,就像所谓的“虚空巨兽”、“混沌魔神”!

概而言之,这是一种物质层面的【炼虚合道】,与元神层面的【炼虚合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无论何种修行,到了这殊途同归的最终阶段,都得开启深入虚空,冥合大道之途!

“第二元神之魔种,种魔炉鼎……不朽不灭之金身,炼体神功,亦或以炼体为主流力量体系的世界……”

石之轩呢喃着,脑中闪过一个个中武、高武至乎仙武世界,反复搜索着其中的可乘之机,阳神的炼虚阶段永无止境,亦无法强行速成或假诸外求,但魔种和金身却截然不同,还有偌大的突飞猛进的空间。

好一会儿,他才长长吐出口气,暂且放下修行方面的纠结,转身俯视着金碧辉煌的皇宫,复杂莫名的目光跨越重重空间,投注在那金菊怒放,热闹非凡的御花园。

“二筒……”

“四条……”

“碰!”

象牙麻将特有的清脆碰撞声不绝于耳。

今日是中秋佳节,朝堂下至小吏捕快,上至皇帝太后,都已放假休沐。不过,后**宫一家子蜗居深宫,平日里本就无所事事,今日闲极无聊之下,就连朝气勃勃、精力旺盛的年轻皇帝也加入了搓麻将的行列。

功力深湛而花容依旧的宁中则、梅娘、杨素霓三位奶奶级长辈,无疑是皇帝的最佳牌友。

没有出乎某人的预料,宁中则等女当初虽因他的离去而怅然不已,但一众熙熙攘攘的儿女们却又令她们操碎了心,再没有多余精力来思念他。

久而久之,她们潜移默化地适应了没有了他的生活。

如今儿女成人,又开枝散叶,孙儿、外孙的数量年复一年地翻倍暴增,各种狗屁倒灶之事纷至沓来,继续令她们劳心劳力,渐渐淡忘了对他的回忆。

以宁中则为例,不知不觉间,她已半年没去皇极殿看望他那具“金身”遗蜕了!

此刻趁着皇帝兴致颇高,宁中则一边摸牌出牌,一边柔声道:“皇帝大婚已有近三年,妃嫔数人,却只诞下皇子、公主各一,大臣们不止一次上书谏言皇帝举行选秀……”

皇帝不以为然道:“皇祖母不必在意那些文臣的假公济私,他们不外乎是想要把自家的女儿送入后**宫,为他们的家族富贵保驾护航罢了。”

宁中则道:“皇帝不喜欢高官显贵之女,那只要尽量多选民女或属国、外国公主即可,例如倭国公主、俄罗斯公主、波斯公主、英吉利公主……”

“这么多外国公主抢着来啊……干脆全都纳入宫中算了!”梅娘一如既往地唯恐天下不乱。

而听到“英吉利公主”的名字时,皇帝眼神一动,隐晦地闪过一抹儿恍然:朕就说皇祖母怎会忽然提起此事,原来又是为母后当说客——近年来英吉利王国的资产阶级势力膨胀,严重威胁到王室的统治地位,英吉利国王迫切需要与大华联姻,借助大华的无敌海陆军队镇压国内资产阶级;反之,大华亦可借此良机插手英吉利内政,乃至更加深入地渗透整个欧洲大陆……

自他登基亲政以来,任盈盈出于某些顾虑,一直凭借太后之尊保留了部分权力未曾交付于他这皇帝,以致不可避免地在某些政务上与他有所摩擦。

然而任盈盈向来心思细腻、体贴入微,早早就顾虑到若她过多干涉或强迫皇帝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很可能会将母子之情推向反目成仇的无底深渊。

因此,每逢需要皇帝做事之时,任盈盈都不会直接命令或逼迫皇帝就范,而是以哄小孩子的方式软语相劝,甚或通过宁中则等女委婉转达。

皇帝看在眼里,明在心里,对此暗暗感动,母子亲情不减反增之余,亦不得不由衷敬佩母后手段之高明,至乎从母后身上偷师良多。

不过,对于这一次接纳英吉利公主,皇帝多多少少心存顾忌,迟疑道:“其余公主也就罢了,朕曾听闻英吉利王室似乎喜欢近亲通婚,还身负什么‘皇家血友病’,传诸子孙,遗祸无穷……”

宁中则欣然一笑,“全真教驻欧洲分部的高手已给英吉利王室诊断过了,‘血友病’固然麻烦,但若有顶尖高手为病人洗筋伐髓,或是病人自己修炼【九阴真经】里的‘易筋锻骨篇’改易体质,均可从容根治此病!”

杨素霓打趣道:“皇帝放心,只要英吉利公主一入宫,我就出手为她洗筋伐髓,绝不会耽误她为岳家开枝散叶……咯咯!”

母后果然思虑周全,皇帝暗暗想着,笑呵呵道:“三位祖母有命,孙儿不敢不从……”说着轮到他摸牌,忽地神色一喜,“糊了!”

梅娘娇笑一声,“不愧是姑奶奶的乖孙,先是桃花运,又是牌运……真是鸿运当头!”

……

高楼之上,石之轩默默注视着他们其乐融融的一幕,忍不禁嘴角勾起一抹儿欣慰的微笑。

任盈盈袅袅走近,放下手中那偌大的包裹,幽幽道:“其实你完全可以去与他们相见……”

语气复杂莫名,竟再无之前那般儿媳对公公的恭敬!

“相见时难别亦难……与其无语凝噎,反不如不见!”

石之轩幽幽一叹,神情复杂,“修行之途,注定了孤独且寂寞,飘渺而幽邃,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那就像爬上一座永远摸不到顶峰的高山,永远享受着登高那种迈向目标的苦与乐。”言语中萦绕着浓浓惆怅,引人生怜。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她们面前,

她们却不知道我在这里;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就站在她们面前,

她们却不知道我爱她们,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深情咏叹之中,石之轩缓缓闭上水雾朦胧的眼睛,整个脑袋往任盈盈怀里钻,“借你肩膀一用!”

任盈盈:“……”不是说借用肩膀么,为何你借的却是胸脯?

石之轩耸了耸脑袋,享受着胸闷的触感,嘟囔道:“唯有盈盈你这般伟大的胸怀,才能赋予我重新振作的力量!”

任盈盈感受着他乱动的面庞及口鼻间呼吸的炽热气息,顿时霞飞双颊,似欲滴水的眼神躲躲闪闪,声若蚊蝇道:“你快站好,宫里人多眼杂,若是一不小心给别人看到了,我可就没脸见人了!”

石之轩没羞没躁,意味深长道:“我们一个太上皇,一个皇太后,本就是恩爱夫妻,何惧人多眼杂?”

任盈盈:“……”忍不住双手搂住他的脑袋——不是紧抱,而是不让他乱动乱蹭。

好半响,石之轩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那温软的怀抱,风度翩翩地整理了下衣衫,恢复了一丝不苟的仪容,这才蹲下来解开地上的偌大包裹。

绿玉杖、骨灰翁、破烂石片等物混杂一团,甚至还有一方磨损严重的金印。

“怎的好半天不见仪琳呢?”

任盈盈正在整理胸前的痕迹,闻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翻,没好气道:“还不是你害的,仪琳还躺在床上起不了身呢!”

石之轩似乎听到了莫大的赞美,脸上闪过得意之色,兴致勃勃地一一拨弄着包裹皮上的物件。

任盈盈娇哼一声,耳根绯红,随之蹲下解说道:“丐帮之主的信物,打狗棒;少林寺北宋年间高僧留存在舍利塔里的舍利子;雁门关残余着深深斧凿痕迹的石壁碎片;辽国南院大王的金印;姑苏慕容氏的族谱……凡此种种,都是按照你的严格要求谨慎取来,绝无差池!”

石之轩轻嗯一声,握住任盈盈的一双素手,轻轻揉捏,深情款款道:“盈盈,若非我们一家人,我都不知该如何感谢你了!”

任盈盈的双手挣扎两下,未能如愿抽离,只能没好气道:“不用谢我,其实具体操办这些琐事的皇城司和锦衣卫部属,还都是你当初命于不明训练的好手,我不过是坐享其成罢了。”

石之轩笑意盈盈,“我当然知道啊……他们都曾是我的得力部下,一举一动又怎能瞒得过我的耳目?”

任盈盈瞳孔一缩,听出了他话中深意,忍不住冷哼一声,俏脸仿佛笼罩了一层寒霜。

石之轩微微一笑,“比起他们,我自然更信任盈盈你,否则我直接下令让他们悄然办妥此事即可,又何须交付于盈盈你全权负责?”

任盈盈神色微松,眼波流转道:“你要这些北宋年间的破东西何用?莫非你还能让时光回溯,重返北宋年间不成?”

石之轩举起绿玉杖,清光盈盈的眼神似能透过绿玉杖的存在,窥视并辨析出其历代主人所留的微不可察的气息残痕,从而锁定自己所需要的那人的

“时光回溯?在这世界之内,我当然做不到,但到了世界之外,我却未必不能如愿……唯所缺者,正是那个时空的精准坐标罢了!”

“萧峰所接触过的绿玉杖和南院大王金印……扫地僧、萧远山、慕容博的骨舍利……萧远山横刀刻字又毁去痕迹的雁门关石壁……慕容博亲笔签过名的慕容氏族谱……

有了如此多因果纠缠的物件,凭我的阳神灵力想要感应并锁定天龙世界的时空坐标,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任盈盈一怔,美眸涌现浓浓的震骇。

……

数日一晃而过。

“呼……”

倏地一阵清风卷着一颗暗金晶球从皇宫冲出,在半空一个盘旋,似乎略有迟疑。

“罢了……回来一趟,怎么说也得跟她们打个招呼!”

神念波动。

一团太清罡气蓦地凭空涌现,并分散成丝丝缕缕,各自射向皇宫的某一处。

正在池塘边凭栏观水的宁中则,忽地眼前一花。

只见水面翻滚,一团水流倒卷而起,刹那间光影变幻,现出一道栩栩如生的熟悉人影,痴痴凝望着她,令她情不自禁地呢喃唤道:“师兄……”

这人影一个闪烁,便到了宁中则面前,抬手轻轻抚摸宁中则的隐现沧桑之态的俏脸,温柔至无以复加。

似一瞬,又似许久,那道人影蓦然崩溃,重新化作一团水流落入池塘里。

“不!!!”

宁中则惊呼一声,怅然若失。

同一时间,梅娘、杨素霓、风清扬、封不平等人也见到类似的一幕。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云海深处忽地电光爆闪,雷鸣震彻,那裹着清光的晶球复又消失无踪。

皇宫高楼之上,任盈盈素手捂着口鼻,怔怔仰望着九霄云海那电光爆闪的异象,雾气朦胧的美眸忍不禁流露出无限幽怨。(未完待续。)


80电子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80电子书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所有小说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八零电子书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www.b80txt.cn 2019 80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6996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