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电子书 > 武侠修真 > 剑出华山 > 第五二八章 仙门岔路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剑出华山》第五二八章 仙门岔路

马鞍山深处,冰洞密室将世间的一切纷杂尽皆隔绝在外。

无论是长孙晟与大草原群英的斗智斗力,惺惺相惜;还是阴癸派在长安联合宇文氏五王与杨坚明枪暗箭,杀机重重;至乎幻魔一号扩张领地,经营基业,以及与尉迟迥虚与委蛇……凡此种种,都已给石之轩抛到九霄云外。

“看来,还是得运用这东西……”

盘坐在冰晶圆台上的石之轩轻叹一声,双手盘抱,全心全灵地集运阳神之力,渐渐地两掌之间多了一团太清罡气,其内仿佛充斥着什么无形之物,冲击得太清罡气不住扭曲变形。

唯有道行深湛,开启无上慧眼之人才能看见,那是一颗仿佛存在于异度空间的炽金光球,玄之又玄,浩瀚而又虚渺。

正是石之轩之前所截取的那团人道气运本源!

似乎感应到这团近在咫尺的气运本源,静静躺在冰晶圆台上的暗金色舍利晶球顿时放射出无量漆黑毫芒,邪气森森。

可惜受到奇异晶球的强力约束,丝丝缕缕的漆黑邪气根本无法彻底脱离晶球!

蓦地,石之轩双掌一翻,那团太清罡气裹着炽金光球缓缓腾飞到他头顶上方,凭空悬浮着滴溜溜旋转个不停。

下一刻,石之轩头顶百会穴一亮,一颗有若实质的清金氤氲云光球浮现升起,五彩灵光明灭闪耀,美轮美奂……竟是他的阳神凝聚体!

仿佛给无形之力操控着,他的肉身徐徐平躺下去,就像沉睡安眠一样。而舍利晶球则突然活过来似的,轻飘飘浮空,在冰室里悠哉遨游。

“咔咔咔……”

圆台上的冰晶飞速凝结增生,眨眼间就将他的肉身包容封冻在厚厚的冰层里。

而半空处,太清罡气如漩涡般流转不休,所产生的磅礴引力把石之轩的阳神光球和气运本源混合在一起。

“燃烧吧!”

无形声波汹涌咆哮。

太清罡气里五彩灵光明灭爆闪,好一阵扭曲变幻之后,两者彻底融合为一,阳神光球外裹了一层熊熊燃烧的半透明炽金光焰,就像一颗浓缩之极的小太阳!

周遭虚空仿佛煮沸的开水,肉眼可见地扭曲沸腾起来……

“终于抓住你了……”

凭着冥冥中那股欲拒还迎吸引力,实则是两个世界之间的引力、斥力等诸多玄之又玄的无形作用力混杂不清的综合联系为桥梁,阳神的感应之力在气运光焰的加持下徒增十倍,刹那间透过无穷时空,再次触及到那一具熟悉的半吊子金身和紫虚宝剑。

“就是现在!”

神念波动,震彻虚空。

三丈之外,无穷无尽的太清罡气凭空涌现,汪洋巨泽般翻滚澎湃,一红一白两股凝如实质的能量倏地浮现,就像两条活泼的鱼儿,在太清罡气的海洋里衔尾追逐的同时体积疯狂膨胀,至阳至热和至阴至寒两股截然相反的气息浓烈无比。

反之,磅礴无量的太清罡气则不住凝缩,似乎要聚敛成一颗圆球。

眨眼之间,至阴至阳两股能量已经交触,并没有发生寻常劲气交击的爆裂后果,反而如铁遇磁石般紧紧粘合,仿佛两条鱼儿首尾衔接,高速运转,同时亦给不住凝缩的太清罡气球死死拘束压缩,构成了一个立体的太极图。

虚空疯狂扭曲起来!

忽然间,整座冰室陷进伸手不见五指,连夜眼也起不了任何作用的绝对黑暗里去,就像挪移到了另一空间去。

石之轩再感觉不到冰室,更感觉不到自己的肉身,只感觉得到阳神和舍利晶球,那是元神层面的存在!

一切都静止了!

时间和空间似被这至阴至阳水火交融的太极力量操控了,再不以平常的方式运作。

然后在这绝对黑暗里,一红一白两股能量仍在高速运转,仿佛成了这神秘天地的永恒核心,发出撕裂了虚空的电焰,像蜘蛛网般散射半空。

它们散发的无穷光芒,本该照得任何阴暗敌方明如白昼,偏偏此刻的四周尽是无穷无尽的黑暗。

一个奇异的空间出现了,却是眨眼即逝,令人疑幻似真。

“这就是所谓的‘仙门’么?”

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穿越“仙门”,踏足“仙界”,就在这一刹那!

然而石之轩却一反常态地无动于衷,裹着气运光焰的阳神根本没有冲进“仙门”的想法,反而悬浮不动,抓紧时机全心全灵地感应着“仙门”的微妙本质。

下一瞬,“轰!”,无可抗拒的能量从“仙门”涌出来,紧接着“仙门”就要关闭……

“走也!”

恰在此时,石之轩那光焰缭绕的阳神倏地投入舍利晶球,然后驾驭着舍利晶球电光般激**射过去。

绽放出前所未有的清光金芒的舍利晶球,就像逆水行舟一般,顶着“仙门”涌出的能量狂潮硬生生冲进了“仙门”。

此刻若要踏足“仙界”,就该奋力一冲,直到“仙门”通道的尽头,然而石之轩再次做出反常之举,竟驾驭着清光荡漾的舍利晶球一个盘旋,狠狠撞破了“仙门”通道的侧壁,并在一瞬间融入了冥冥中所感应到的那两个精神烙印所在世界的波动,消失无踪。

整个过程尽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像是在迈入某一个大门的刹那戛然而止,又诡异地撞破了门框,从缝隙里挤出去了一样!

“轰!”

狂猛的力量继续往四外冲激,“仙门”彻底关闭。

转瞬间一切风平浪静。

整个冰洞密室似乎给超级风暴肆虐过一样,储蓄着巨量太清罡气的冰晶圆台和周遭冰壁竟给生生刮去了一层,碎冰渣、冰块遍地都是。

好在石之轩早有所料,封冻着肉身的冰层足够深厚,被刮去的那一层不过十之一二而已,否则若是他丝毫防护也不做,此刻他的肉身即使不会灰飞烟灭,也会遭受重创。

……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云海翻卷,清光朦胧的晶球凌空滴溜溜轻旋,无形的神念波动荡漾开来。

“那股强大的牵引之力……所谓的‘仙门’果然大有问题!”

石之轩那光焰缭绕的阳神从晶球上脱离,晶球所闪烁着的清光顿时消失,恢复成黑芒闪烁的暗金色。

不过漆黑毫芒竟淡薄了不少,似乎晶球里的邪灵元气大伤。

事实也确是如此,未免阳神为晶球所困,之前他也只是将一小半阳神注入晶球,联合晶球里的邪灵之力,共同抵御从“仙门”另一边狂涌出来,只针对物质而对元神灵体无效的那种强大无匹的神秘力量。

不仅晶球里的邪灵耗损了大量元气,就连石之轩的阳神也累得不轻,阳神表面那由气运本源燃烧而成的奇异光焰更是损耗殆尽,此刻正渐渐熄灭。

“人道气运本源果然不愧是最近似于天道本源的玄妙力量,我的阳神经过气运光焰的煅烧淬炼,竟然更上重楼,不仅愈发纯净无暇,通灵如意,就连之前分割那一丝本源所造成的损伤也堪堪痊愈了!”

重新化成人形的阳神法身啧啧赞叹着,仿若一团虚空清气构成的半透明左手虚握着舍利晶球,一边打量起周遭的环境,一边仰头耸了耸鼻子,做出吸气和享受的模样。

“这世界波动,好怀念的味道……可惜就是天地精气愈发稀薄了,惰性也更严重了!”

又感受着晶球里邪灵的萎靡状态。

“由此看来,须得很长时间才能补足邪灵的元气!”

皱了皱眉头,精神念力无视了重重空间,探入那个精神烙印,整个阳神倏地化作一道清气,一个盘旋裹了舍利晶球,仿佛一阵长风般冲出层层云海,直往下方的无垠大地投去。

“师妹、梅娘、封师兄、成师弟、守乾、平之……还有风师叔!”

思及就要再次见到久违的亲人,即使以他的心境修养,也忍不住暗暗激动。

恍惚间,一座宏伟城池迅速拉近放大,纵横交错的大小街道,高高矮矮的楼宇屋舍,熙熙攘攘的人群车马……

“皇极殿!”

无视了殿外值守的重重禁卫,清风在屋檐琉璃瓦棱处一绕,便携着舍利晶球遁入了金碧辉煌的大殿里,径直投向龙椅上端坐着的那具肉身,从其头顶没入,晶球也滑入了左袖里。

“怎么回事?”

沉寂了不知多久的肉身蓦地震了震,气息扭曲,却并未能如愿站起身来,清净无瑕的阳神本能地疯狂排斥着肉身里无处不在的浓烈腐朽气息,就像水火相激,无法共存。

阳神灵力强大无匹,当然可以硬生生压制这腐朽气息,侵占并驾驭这具肉身,但恐怕用不了三五日,这具肉身就会彻底崩溃、腐烂……

激动之情顿时不复,阳神无奈重新出窍,悬浮在丹陛上空,沉吟不已。

“当年我元神离壳前刻意在躯壳里充满了乾阳清气,本以为能够保持躯壳金刚不坏、百年不腐之余,还能最大程度的保留血肉生机……

只可惜,没了元神的镇压稳定和入微操控,这些乾阳清气天长日久之后竟然渐渐散乱起来,最终虽然仍能勉强保持躯壳不腐,却再不能延续血肉生机。

而血肉生机尽化死气之后,又反过来侵蚀乾阳清气,使之变质成了一种奇异且顽固的腐朽之气……”

“失算了……失算了!”

今时今日,这具肉身已经不复当初的温软鲜活,而是变成了冷冰冰的死物,就像一尊玉像,甚或一具硬邦邦的僵尸!

就连曾经肉窍圆满而自然散发的淡淡檀香也没有了。

“难怪肉窍里的精神烙印消泯溃散得如此厉害!”

当初的他,无论道行,学识,还是神通灵力,都不能与如今的他相提并论,难免百密一疏,否则若有如今这凝结空间的太清罡气,也不会弄出这么大的纰漏。

“罢了……舍利晶球就暂且放在这里,先去寻守乾,也不知他这皇帝做得怎么样了?”

阳神复又散化成一阵清气长风,径直透墙而出。

……

养心殿。

任盈盈独坐龙榻之前,纤纤玉指扣着一只腕脉,凝眉不散。

仿佛永远停滞在二十五六岁月的她一身凤冠霞帔,成熟优雅,风姿绰约,美艳不可方物。

最难得的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一抹儿端庄雍容,带着大权在握、高高在上的高贵威严,凛然不可侵犯。

龙榻上躺着一个三十出头的英俊男子,身覆明黄锦被,露在外面的衣领、袖口也是明黄色里衣,此刻男子呼吸绵长,神情安详,仿佛陷入了深深沉眠。

任盈盈轻叹一声,把男子的手腕放回锦被里,精致的嘴角露出丝丝苦涩,“难道你当真忍心弃我们母子于不顾,就此长眠不醒?”

原来,英俊男子正是岳不群的长子,大华帝国的开国太祖,岳守乾!

素手揉了揉额角,任盈盈眼中忍不禁现出一抹儿不堪重负的疲惫之色,令人见之生怜。

一阵清气无声无息地透墙而入。

“怎么会?守乾为何会经脉混乱,百穴移位,差不多就是个植物人……莫非是练功走火入魔?”

无形的神念波动荡漾开来。

任盈盈仍自意气消沉,一无所觉。

“不管了……先借守乾的躯壳一用!”

清气凌空一个盘旋,决然一头扎入岳守乾体内。

下一刻,“岳守乾”倏地睁开双眼,闪电般掀开锦被,一手抓向任盈盈的咽喉。

任盈盈悚然一惊,本能地想要运功反抗,却忽觉娇躯给一股浑然大力死死压迫,根本动弹不得,宛如周遭空间都已被冻结住了。

还不等她目露骇然,雪腻的脖颈已给“岳守乾”的大手紧紧扣住,再也说不出话来,紧接着体内刚刚提聚的功力也给大手注入的精纯真气一下子冲散,周身大穴一齐被封。

“岳守乾”松开手,坐回榻上,一边微微活动着僵直的肢体,一边淡淡道:“盈盈,守乾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

任盈盈玉容遽震,美眸尽是不可置信之色,显然一下子就分辨出这个久违的声音和语气,忍不住斟酌着道:“是否父亲大人仙驾降临?”

“不错……多年不见,想不到盈盈你的心机和武功都精进如斯!”

“岳守乾”依然用着曾经属于岳不群的神情语气,外加岳守乾和岳不群父子长得本就很是相像,直让任盈盈以为从前那个风华绝代的教主重现眼前。

然而任盈盈到底继承了任我行的狡诈多疑,绝不会轻易相信某些匪夷所思之事,眼神一闪,蓦地扑哧一笑,娇嗔道:“好了守乾……你刚醒来,就别装父亲大人来戏弄我了!”

她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放大了声音,“刚刚我才给你把过脉,你走火入魔的内伤似乎并没恢复啊?”

石之轩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任盈盈的香肩,意味深长道:“此方空间已给本尊的神通法力牢牢封锁,一丝声音都传不出去,盈盈你不必白费心思召唤人手了!”

霎时间,任盈盈只觉他轻拍自己的动作和韵味似曾相识,情不自禁地想起当年少林寺一战,岳不群也曾伸掌贴着她的肩背,予她的感觉一般无二的平和温柔,但又隐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冷漠。

这不是岳守乾所能假装得出来的!

任盈盈美眸一亮,心里顿时有了决断,忍不住大大松了口气,“原来真是父亲大人元神归来!”

有一个“飞升成仙”的公公,她对修真了道的专业知识已非吴下阿蒙。(未完待续。)


80电子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80电子书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所有小说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八零电子书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www.b80txt.cn 2019 80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6996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