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电子书 > 武侠修真 > 剑出华山 > 第八十八章 正合奇胜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剑出华山》第八十八章 正合奇胜

夕阳西下,云霞似血。

潼关外的荒野上,一黑一青两道人影交错闪烁,周身皆环绕着重重森寒银芒,乍分乍合之间,清脆的剑刃交击声如雨打银盘,连绵不绝。

任我行比岳不群想象中要来得早,更来得杀气腾腾。原本岳不群以为,就算任我行心切吸星大*法,一再快马加鞭,也会在今晚甚至明日凌晨才会到来。毕竟,黑木崖在河北定州附近,离这陕西潼关甚远,怎么也得两天才能赶到。却不想任我行竟三马交替骑乘,日夜兼程,在第二天下午便到了潼关,并觅地休息了两个时辰,恢复了赶路消耗的气力,才在傍晚时分寻到等候多时的岳不群。

两人一照面,任我行二话不说便动起手来,拔剑直袭岳不群。而岳不群也似早有所料,同样毫不犹豫的拔剑迎战。

一经交手,两人皆是全力以赴,近乎生死搏杀。

岳不群很清楚,不论是为了发泄去年吸星大*法秘籍被抢之仇,还是试探他如今的实力,验证他是否有交易的资格,任我行都会出手。若是他实力不济,被任我行杀死,自然一切休提,若他展现出不输与任我行的武功,使任我行承认奈何不得他,才会让接下来的交易顺利进行。

尽管,岳不群打心眼里是不愿意现在就与任我行分出个生死胜负,倒不是说他怕了任我行,而是在他想来,在即将开始的正邪之战中,左冷禅身为五岳盟主,自当对战任我行,他岳某人只需在一旁为左冷禅掠阵,坐观虎斗即可,犯不着此时就与任我行打生打死,平白为左冷禅挡枪。但是,面对任我行势若疯虎的猛攻,稍不留意就是非死即残的下场,岳不群也只得拿出真本事,全力以对。

实际上,这也是岳不群第一次与任我行正面对决,而非之前的两次那样偷袭或反偷袭,还遮遮掩掩,一触即走,未能发挥全力。

这场酣畅淋漓的斗剑,一直打到夜幕降临,月上中天,还未分出胜负。其间二人反复争夺先机,斗智斗力,数十次攻守易势,却都寸步不让,频频以攻对攻,激烈无比,凶险莫测。

岳不群都忘了自己施展了多少招,只知道除了压箱底的希夷剑法,已将华山基础剑法、朝阳一气剑、狂风快剑、铁针剑式、玉女十九剑、养吾剑法反复使过,甚至连衡山派的回风落雁剑、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剑也使过数次,若非其早已领悟“行云流水,任意所至”的剑术妙谛,每招每式皆流畅而自然,而且重复数次的同一招式,每次施展亦有所不同,似是而非,以致剑招的破绽变换不定,转瞬即逝。否则,早就被任我行窥出剑招的破绽,继而一击致命。

当然,任我行也绝不轻松。原本他通晓十多路上乘剑法,其中练得炉火纯青的也有**路,或攻势凌厉,或招数连绵,或小巧迅捷,或威猛沉稳

一旦全力出手,则剑招变化无方,繁复无比,千余招内绝无重复,便自以为剑术超凡脱俗,当时罕有敌手。却不想,今日竟有人能够与他战得势均力敌。面前这华山掌门,除了将华山诸多剑法使得出神入化,还精通衡山剑法,间或夹杂着五岳其他三派的些许精妙剑招,单论所学剑法路数之多,已然在他之上。而且交手数百招中,岳不群并非如他一般剑招绝无重复,而是剑招随意自然,若有重复,亦绝不避讳,只是下一次次重复某一招时所施展的时机、方位、力度、速度等等要诀都与上一次不尽相同,其间本就极其微小的破绽更如雾里观花,若隐若现,倏尔即逝,令人看之不清,抓之不住。

又拆了百十来招,眼看越斗越烈,即将施展杀手锏之时,二人眼神相触,便即在剑招穿插间狠狠对拼一掌,同时跃身后退。

岳不群甫一站定,立时暗暗调息真气,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看向任我行,故作疑问道:“我五岳与你魔教的大战既已不远,任教主又何必着急?”

任我行闻言,知道岳不群是不想与自己两败俱伤,以防为人所趁。而他猛攻猛打许久,心头的怒火已泄,锐气亦失,便没了再动手的意思,干脆就还剑归鞘,沉声问道:“东西呢?”

岳不群从怀中掏出一本薄薄的书册,抖手扬了扬,反问道:“太极拳经呢?”

任我行同样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表面斑驳古朴,明显年限已久,但似乎材质珍贵,丝毫未有破损处。他将册子展开半部,面向岳不群显露出密密麻麻的图形和文字,冷哼道:“看仔细了!”

岳不群眼中紫芒微闪,目力大盛,紧紧的盯着册子,只觉其所载的武功招式形态舒缓,柔中蕴刚,亦有岳不群似曾相熟的揽雀尾、白鹤亮翅等招数,明显是一门精微奥妙之极的拳法,而且岳不群因为有着不俗的书画造诣,阅过不少名家字画,领略过其间的妙意,此时甚至还能从册子上的图形、文字中隐约感受到一股阴阳流转、太极圆润之意,那是三丰真人书写之时有意无意间倾注在纸上的太极意境,当真玄妙至极,令他不自觉地投入其中,却不防册子哗啦响,图形文字骤然消失,岳不群不禁面色不愉,冷冷的看向任我行,“你想怎么换?”

任我行眼看岳不群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的表情,油然一乐,好整以暇的道:“你验过了太极拳经,任某可还没验过吸星大*法呐!”

岳不群忽然呵呵一笑,翻开手中的书册,看也不看就随意扯下四张纸片。左手运起内力,将之唰的射向任我行。

任我行扬手接住,看着手中的四叶秘籍,边缘撕裂处参差不齐,甚至有的都少了半张,不禁眼角直抽,对岳不群的粗鲁之举愤愤不已。不过,此刻并非锱铢必较之时,便低头扫视残叶。他手中有秘籍的前半部,当初又曾略微扫过一眼秘籍的后半部,自然不一会儿就辨出了真假,又抬起头来,质问道:“内容没错,但却并非原本!”

岳不群点头道:“原本早在昆明就被岳某毁了,这是岳某昨日默写的……放心,一个字儿都错不了!”

任我行不知岳不群所言是否属实,但吸星大*法后半部全是文字,不似太极拳经以图形载注真意,只要内容无误,是否原本都无须在意,只是仍旧怀疑道:“这四张没问题,其它部分不会作假吧?”

岳不群似笑非笑道:“要不要岳某对天发誓?”

任我行摇头,却转而道:“只要你对华山的列祖列宗发誓便可!”

华山列祖列宗?……哥跟他们不熟!唉,全世界的猪都笑了……拿无关痛痒之人发誓,岳不群自是欣然颌首同意,却反问道:“你要对谁发誓?”

任我行刚想说对神教历代教主发誓,却又迟疑下来。却是想到,自家的教主之位并非上代教主所传,无需尊崇其人,实际上,神教中人对于当权的教主可谓诚惶诚恐,而对逝去的历代教主可就没多少敬意,以他们发誓恐怕不足以取信岳不群。

岳不群见此,眼珠一转,嘿嘿一笑道:“嗯,听说令千金刚刚满月,还未恭喜啊!”

任我行一听就明白了岳不群的意思,思忖片刻,只得道:“任某便以爱女发誓罢!”

接下来,两人依言先后发誓,证明各自的秘籍内容均无异常。倒也不约而同的没有卖弄文字游戏,毕竟两人皆是城府深沉之人,在这个重要关节不可能不特别留心。若是自以为是的玩弄文字游戏,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基本不可能得逞。

随后,两人对视一眼,齐声道:“你先将秘籍给我!”

两人皆非轻信他人之人,更何况本就相互敌对……因此,两人都绝不会将秘籍率先交与对方。至于同时交换,嘿嘿……也得提防一方突然袭击啊!

对峙半响,还是岳不群试探着开口道:“不妨你我同时将秘籍扔向对方……”

任我行略一迟疑,便即点头同意:“如此甚好!”两人都是高手,对方扔秘籍的动作是真是假一目了然。而且此时二人相距三四丈远,若是自己扔了而对方未扔,却都有信心出手迅速抓回秘籍,倒也不怕对方不遵约定。

岳不群缓缓扬起秘籍,看到任我行也同样如此,并做好了投掷动作,便忽然大喝一声:“仍……”二人皆未迟疑,随声同时扔出了秘籍。

呼哧……

书册一上一下交错而过,破空声略显异样,二人竟不约而同的在其中注入了真气……

岳不群将手中的吸星大*法残篇直直的掷向任我行之后,便仰头飞快的瞟了一眼高高飞上半空又直往自己身后坠去的太极拳经,再扫视了一眼正要接住吸星大*法残篇的任我行,才猛地回身后跃,直奔太极拳经而去。

任我行见此,嘴角微现冷笑,左手掌裹上一层薄薄的真气,才稳稳的抓住吸星大*法残篇。

嗤……

蓦然,任我行嘴角的笑容凝固,迅速将秘籍交换到右手,抬起左手一看,却见一支精致的钢针已然射入掌心,露在外面的部分却还有近两寸长,蓝汪汪的色泽清楚的表明,其上淬有剧毒。

他知道岳不群在秘籍上注有真气,却未料到岳不群的真气竟一分为二,以些许阳和真气附在秘籍表面,使得破空呼啸有声,而另一股擅于隐藏的阴柔真气却悄然潜伏在秘籍中夹着的钢针上。显然料准了他害怕毁损秘籍,伸手去接时不会运足真气,仅是以些微真气刚好抵消表面的阳和真气,而内里的阴柔真气则继续催动钢针前刺,瞬间扎进他真气消散而毫无防备的掌心。

片刻之间,掌心已微现麻痒之感,溢出的血渍渐黑,任我行不由脸色一变,立时运功压制毒性,继而恨恨的盯了岳不群的背影一眼,转身迅速离去。

正在疾驰的岳不群似有所觉,同样回头看了任我行的背影一眼,露出戏虐之色,同时身形继续闪向太极拳经,却在临近之时,忽地从袖中射出一道白绢,带着些许柔和的劲风卷住了秘籍,轻轻飘落在地。岳不群手臂一震,白绢似波浪般起伏,秘籍书册受力,哗啦啦的延展开来。

看着微黄纸叶上的那抹儿青黑斑痕,岳不群眼角一抽,恨恨道:“该死的任匹夫,竟敢在秘籍上夹着苗疆蛊虫,还好大爷机警……”

忽然,岳不群鼻子抽动一下,似是闻到了什么焦糊味儿,随即脸色一变,惊呼一声:“白磷?”

却见秘籍纸叶微黄之色已然更深,还稍稍皱起,溢出淡淡烟雾。

岳不群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立即运转紫霞神功,阴柔劲气聚于双掌。但见掌上紫芒缭绕,猛地按在秘籍一端,紫芒似水流般瞬间浸满秘籍……

片刻后,眼看着秘籍未曾着火,些许烟雾也已消散,岳不群才放下心来,收回紫霞真气,却又忽觉手掌有异,低头一看,却见刚刚接触过秘籍的手指皆已现出青黑之色,不由苦笑着运功压制,“这是平局的节奏?”

他实在没想到,任我行这次的手段比之以前可是紧密诡诈甚多。不仅在秘籍中夹入蛊虫,还在纸上抹了剧毒,更是涂上白磷,扔出时以真气加温催燃。逼得他不得不接触秘籍,用真气降温灭火,不知不觉便中了抹在纸上的剧毒。

在别人看来,任我行命名武功高强,却仍频出阴损招数,着实有失高手风范,但在岳不群眼里,却认为这正是其枭雄心性的出色之处。

事实上,于一教之主或一派掌门而言,仅仅以普通江湖人的讲义气、恩怨分明等等简单手段已然不足以应对各种各样的纷乱局面。身为“武林组织首脑”这般高手与政客的结合体,在能够以武功解决对手时,自然要使用相对简单的暴力手段,以摧枯拉朽之势击败对手,而在武功不足以为凭之时,阴谋诡计该出则出,绝不能有丝毫妇人之仁,或迂腐死板。

在岳不群看来,这并非违反身为剑客的守则,或武者的尊严,而是忠实的实行着剑客的信念,恰合剑法真意——正合奇胜,险中求胜!


80电子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80电子书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所有小说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八零电子书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www.b80txt.cn 2019 80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699663号